当前位置:主页>医生>中医>正文

心诚行正 大医精诚――访何任教授

时间:2015-08-10 11:01  来源:未知  编辑:名家健康网

  问:作为医生不光要读医书,还应旁及经、史、文、集等,请您谈谈中医与中国文化的关系。

  何老:中医药学与中华民族文化是一体的,古籍中包括中国医学,经、史、子,集中包括大量中医中药的理论与法则,不可分割。比如《四库全书》、《永乐大典》中都有大量医学内容。像清代国学大师俞樾(曲园)也有中医专著《内经辩言》。为此,如要学好学深中医,必定离不开中华民族文化,否则是浅薄的,没有根底的。

  问:一直以来,总有一些关于中医没有科学依据、中医误人的论调,您怎么认为的?

  何老:关于“中医没有科学依据”的论调,一是持此说者无知,即不懂中医学这门科学,二是现在科学水平还远远不能解释中医的理论和实际效果,对很多中医问题无法破译。比如50年前西方药物学家说“中医用人参,是无用的,它只含有少量的沙坡宁和葡萄糖”,但今天,全世界药学科研证实“人参不但含有几十种人参皂甙,还有多种目前还弄不清楚的复杂物质。”中医治病疗效是最好的科学说明。

  问:您自幼喜欢古诗词、国画、书法,这对您的人生有什么影响?

  何老:诗词、书画,既是文化艺术,又是调节精神的最佳因素。有了这些,不仅提练本身的修养,久而久之,本身素质也会提高。能达到我所常说的“心诚行正”的境界,这种境界,对自己、对别人都有益处。
@pagebreak@
  问:以您学医的经历谈谈怎样才能学好中医?学习中医与西医有区别吗?

  何老:我的学医历程有祖传、庭训和学校的正规学习。我出生在世医家庭,从小就学医,背诵医药歌赋。1937年我离家到上海,就读于当时的中医学院,毕业后重返家乡时,抗日战争尚在艰苦阶段。当时祖国哀鸿遍地,疾病流行,在这种环境里,除了加紧自学从书中找到答案外,就是随时请教父辈认真研讨各种病症的诊断、治疗。白天诊病,晚上检点其是否恰当。总结了很多实践资料。中医学的学习,总离不开“勤”、“苦”两字。我想,学习中医、西医应该是一样。

  问:您从医70年,执教半个多世纪,发表著作10余部、学术论文百余篇,在海内外享有盛名,学验俱丰,对目前的中医教育有什么建议?

  何老:现在中医教育,课程多,精深少。应该加强对临诊实践的教学,尽量多读些中医经典,学得深些透些。

  问:您毕生研究《金匮要略》,其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  何老:《金匮要略》、《伤寒论》是汉代张仲景所著。但《伤寒论》自金代成无己注述后,历代注家加注的、补亡的、订续的、删定的,数量之多,比“百家注杜”更有过之。而《金匮要略》乃宋代王洙发现于馆阁之中,500年来很少有注家,正如孪生兄弟肥瘠太甚。《金匮要略》是张仲景阐述脏腑、内伤杂病之专书,临床价值极高,其方被誉为“群方之祖”,故要专门加以“校注”、“提要”、“归纳”、“通俗化”等等为之传播,不使湮没。
  问:听说“中华鳖精”是您研制的,能谈谈研制过程吗?

  何老:“中华鳖精”是动物药保健品。当年有一家企业来要求开发一种保健品,而当时江南的保健品都以植物类药如人参等为多,尚没有动物类补药,所以就研制了此药。

  问:您在癌肿治疗探索中,总结了“十二字”,可以细讲一下吗?

  何老:十二字法则,即“不断扶正,适时攻邪,随证治之”。“不断扶正”就是指治疗自始至终要调整正气,培益本元,使病人提高抗病能力。应视不同的阶段,用药程度上略有轻重。“适时攻邪”,即适时地用中药抗癌药。所谓适时,比如待化疗等告一段落或结束,恢复期间,可以适时用些抗癌中药。“随证治之”,指在癌肿瘤治疗过程中,由于症状的轻重、病程的短长、年龄和性别的差异,以及饮食、环境的不同,出现的证情多种多样,用药要视证情而进出。

  问:对于一位医生,人们看重他的医术,更敬重他的为人,也就是医德,您认为今天应该如何培养医生的医德?

  何老:医生与病人是平等的关系,医生的职业就是为人民服务。所以医德、医术、医风是每位医生都要具备的。特别是当今社会,这些是教育新一代中医十分重要的内容。为此我在“浙江名中医馆”的大厅里题写了唐代孙思邈的“大医精诚”,制成黑底金字匾提醒各位医生、实习生,每时每刻都不可忘记。

  问:您能谈谈14年来“浙江何任中医基金会”的相关情况吗?达到您设立基金会的初衷了吗?

  何老:“浙江何任中医基金会”创立至今14年来,秉承社团管理规范,尽心而行,做到了宗旨所规定的各项任务,也附合本人设立基金会的初衷,造福了社会。

  问:您一生中最艰难的事是什么?您是如何处理的?

  何老:最艰难的事不是绝对的。如果可将最难治的病治好,可说是遇上了最难的事,也是最好的事。本人也患了大大小小的病,但都自己克服艰难,坚持住了。要使病人“带病延年”5年、10年、20年,25年,都要经过艰苦的调治。“带病延年”即病已治好了,但我不愿意说“病已治好”,否则易产生心理麻痹,后果反而不好。这样的病人,生活质量比较高。我还称其为“带病延年”。实际上也是治验的标志。

  问:您已经87高龄了,还准备做些什么事?

  何老:我虚龄87岁,但若“天假我以年月”,我还将写一部散文集,利用余力和余生,推崇社会所需要的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的道德规范。书名曰:《砚边残墨》。可能要写到心脏停止跳动,方能搁笔封砚。

  • 热门关注
    • 疾病
    • 情感
    • 体检
    • 医学
    男女老少
    • 女人
    • 男人
    • 老人
    • 育儿